解放日报:“1无长处的冠军”不只在体育界

2019-05-05 18:31:15 来源:中国新闻网
记者: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这个答案击中了问题的要害。我们的运动人才培养固然有其长处,但某些体育训练和竞技比赛体系确实存在对运动员的“工具化”倾向。一些孩子不是出于兴趣爱好,而是出于家长和教练人员的功利性目的,小小年纪就被纳入训练体系,过早开始运动生涯。在训练体系内,运动员不是通过体育实现自我的发展、丰富和完善,而是为了运动成绩、比赛胜负和金牌奖牌牺牲自我。在长达十数年的时间里,这些孩子接受全封闭、高强度的极端训练,失去了自由成长、学习文化和发育心智的机会,甚至与社会隔绝,失去社会适应和独立生存的能力。在竞技比赛中,摘金夺银的运动员可以“走上巅峰”,那些由于年龄、伤病、天赋、机遇等因素难创佳绩的运动员,则或者被淘汰出局,或者黯然退役。

由于“运动成绩”在某些领域成为最大甚至唯一的目标诉求,一些运动员多方面的成长需求就难以得到满足,在道德品格、科学文化、社会知识和生活能力诸方面都得不到足够的教育和锻炼。这种训练模式的结果,即使能使运动员具备超强的竞技能力,也容易使其付出牺牲身体健康、心智健全和人格完整的代价。

如果体育运动的结果是化约掉运动员作为“人”的丰富性,那无疑有悖于体育精神。体育精神的真谛,是通过对身体和精神的锻炼,促进人的发展、丰富和完善,塑造人的躯体之美、力量之美和精神之美。人在其中居于中心位置,人的发展、丰富和完善是体育运动首要的、直接的目的。正是意识到体育职业化专业化存在“异化”的危险,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才大力倡导奥运会的“业余性”,并对体育运动提出“适度”的诤言。“业余”和“适度”可以确保运动员的主体性地位,而“唯成绩论”、不惜一切代价的训练和竞技,则容易造就“除运动外一无长处”的比赛冠军。

甚至,这种造就“一无长处的冠军”的土壤,在其他领域也并不少见。应试教育如忽视完整人格和全面素质能力的培养,就会只求“高分”不惧“低能”;大学教育如过度倡导与就业市场“衔接”,就会使重视职业技能培训多于重视“大学精神”,对于思考人类尊严、价值和命运的“人文精神”更是“冷落有加”;高度分工、标准化和程式化的劳动生产体系,如片面强调劳动者的工具性技能,就可能压抑劳动者潜能的全面发展;在充斥着“有用”等功利性标准的社会评价体系之下,一些人更多着眼于 “财富地位”等等行动结果,而漠不关心那些更具“本体性质”的道德品格、知识才华,无视那些神圣崇高尊贵庄严的人类灵性。“工具化”的结果,就是造就了许多坚硬粗鄙、枯燥乏味的人生和生活。

古希腊智者普罗泰戈拉说过:“人是万物的尺度”,我们的一切活动都不能忘记人本身,都应以人的发展、丰富和完善作为出发点和归宿点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培养出健康健全的人才,而不是“一无长处”的冠军。(封寿炎)

本文引用自:百家乐概率大师 | http://www.hfmzx.com/

特色栏目